秋弦

🈚

[魈×你] 吊带睡衣

擦边,短篇,希望过审

——————


开门声响起。

作为刚同居的情侣,没有老夫老妻的日常,也没有刚在一起的你侬我侬,反而带着些不知所措。

你继续翻阅着手头的书,只不过没了效率,分出来感官去关注他下一步的动作。


魈在进门时望见坐在椅子上背对着门口的你。

缎面的布料似月光般划过肌肤,跃然于明暗,起承转合间光泽融于肌肤,勾勒出特别的曲线和若隐若现的蝴蝶骨。

于颈处的吊带相对于内衣的肩带还是细了些,小部分的肩带暴露在空气下。

如同一封邀请函,带着羞涩的请求。


魈朝着你走来,是同往常一样的步调,一分分接近。脚步声此时被你无限放大,你的内心不复往日的沉静与自控,只能靠翻页的声音来使自己稍微回笼一点思绪。

魈停下的一刻,你的心跳也似乎停了一瞬,翻页的手指停在半空。

你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神经上,好奇着他来是准备干什么事情。


他垂下眼睑,看着你的“邀请函”。伸出手指贴在吊带上,灵活地一转,转到肩带那带着许体温的布料上,试图让肩带藏入比它小的温室。

因常年使用长柄武器而产生薄茧的手捻着肩带,蹭过肩带下的细腻肌肤。你的肌肉下意识地紧张起来,

魈也感受到了你的不自然,微微一顿,轻挑眉头,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。随即故意往敏感的脖领方向蹭了蹭,感受到你压抑地哆嗦后满意地继续去做无用的整理,并做着顺便的做着探寻。你很艰难地维持着得体,但也算是默许了他的行为。

因为仙人和人类不同吗,魈的眼里带着欣赏、探究、轻挑和其他的什么神色。淡淡的,如同往常高高在上清冷的他。他毕竟向来不是一个情绪十分外露的人,使显得乱了阵脚的你感到有些羞耻。

他的目光如炬,你感受着背后微糙的触感和让我无处可藏的目光,产生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刺激与羞耻,

唾液分泌量增加,身体微微的前倾,肌肉在紧张与放松之间来回变换,异常的呼吸节奏。


你竟然开始期待他能有下一步的动作。